您的位置 首頁 理財

多地遭封殺,網貸平臺跌破600家,創歷史新低!全國P2P清退猛推進,退出有序需防不實傳聞

事實上,今年下半年以來一些地區P2P平臺清退的速度在不斷加快。各地監管部門針對網貸行業的一舉一動也備受市場關注,多地近期傳出了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進展。

多地遭封殺,網貸平臺跌破600家,創歷史新低!全國P2P清退猛推進,退出有序需防不實傳聞

截至2019年10月底,P2P網貸行業正常運營平臺數量繼續呈現下行態勢,跌破600家整數關口,下降至572家,相比9月底減少了29家——這就是網貸之家剛剛發布行業的最新情況。

事實上,今年下半年以來一些地區P2P平臺清退的速度在不斷加快。各地監管部門針對網貸行業的一舉一動也備受市場關注,多地近期傳出了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進展。

據公開資料顯示,截至目前,云南已有67家P2P平臺退出了網貸行業;濟南、四川、寧夏、青島、天津等地也陸續發文清退、取締轄區內不合規的P2P平臺。湖南省地方金融監管局宣布取締轄內網貸機構P2P業務。

清退仍在繼續,平臺數量跌破600家

隨著行業不斷出清,網貸平臺的數量已經下降到歷史最低點。

網貸之家最新數據顯示,截至2019年10月底,P2P網貸行業正常運營平臺數量繼續呈現下行態勢,跌破600家整數關口,降至572家,相比9月底減少了29家。從省份來看,北京和廣東正常運營平臺數量分別為132家和109家,上海正常運營平臺數量下降至54家。

從成交量來看,2019年10月P2P網貸行業的成交量為570.27億元,相比上月減少127.16億元。截至2019年10月底,P2P網貸行業累計成交量為8.9萬億元。而借貸余額上,截至2019年10月底,P2P網貸行業正常運營平臺合計貸款余額總量為5892.69億元,環比下降3.39%,下降幅度為206.79億元。

除此以外,網貸行業綜合收益率持續下滑,2019年10月,網貸行業綜合收益率為9.49%,繼續創近一年新低,環比下降18個基點,同比下降76個基點;10月網貸行業平均借款期限為14.5個月,環比縮短0.42個月,同比也縮短了0.16個月。

對此,網貸之家表示,整體而言,2019年10月,P2P網貸行業持續有序出清態勢,行業在平臺總數、業務總規模、投資人數量繼續保持“三降”趨勢。

上海地區網貸一刀切是謠言

雖然該行業目前呈現有序出清的態勢,記者注意到,但是市場上仍有一些不實的消息在影響行業秩序。

10月30日,一則“上海市網貸平臺將陸續停止相關業務”的傳聞鬧得沸沸揚揚。該傳聞稱,“上海市將全面停止網貸平臺相關業務”。事情的起因來自網傳的一則當地網貸平臺華夏信財的公告,據網傳公告顯示,該平臺接到上海市金融工作局通知,網貸行業全面結束,上海市及全國網貸平臺將陸續停止相關業務。上海市所有正常運營平臺,于2019年10月28日全部簽署停止業務承諾書。

展開全文

隨后,上海互金協會緊急發布公告辟謠稱,針對網絡傳聞“某上海P2P網絡借貸平臺‘告投資人書’,稱上海市及全國網貸平臺將陸續停止相關業務,上海市所有正常運營平臺于2019年10月28日下午全部簽署停止業務承諾書”,經上海互金協會向上海市互金專項整治有關部門求證,上述“告投資人書”所述均為不實信息。請大家不信謠、不傳謠、不造謠。

上海互金協會還在澄清公告中附上了華夏信財的《嚴正聲明》,華夏信財也表示從未發布過“告投資人書”公告,從未接到上海市金融工作局關于網貸行業全面結束的通知,也從未簽署過所謂“停止業務承諾書”。

據北京商報稱,上海地區多家網貸平臺并未接到相關停止業務的通知。據上海地區一家網貸平臺從業者透露,“我們現在配合監管‘三降’政策,待收從以前的160億元降到現在的120億元,且目前正在轉型助貸,主要合作機構含信托、銀行之類”。另一家網貸平臺人士也表示,目前“三降”執行最徹底的當屬上海。從上海目前的監管態度來看,一直都較為謹慎,目前大部分P2P平臺工作基本都是:一方面降待收,一方面準備轉型。

推進合規P2P納入監管

今年下半年以來,網貸行業清退步伐加快,多地近期傳出了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進展。

湖南金融局官網10月16日公告稱,湖南整治名單內納入行政核查的24家網貸機構P2P業務均不符合“一辦法三個指引”有關規定,予以取締。湖南省其他開展P2P業務的機構及外省在湘從事P2P業務的分支機構均未納入行政核查,對其開展的P2P業務也一并予以取締。湖南也由此成為國內首個全部取締P2P業務的省份。

10月25日,湖北省地方金融監管局黨組書記局長段銀弟也表示,湖北省第一批清退的53家機構也已被移交省市場監督管理局注銷、吊銷營業執照。

10月28日,深圳市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公告顯示,深圳市第四批12家自愿退出且聲明網貸業務已結清的P2P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的名單。

此前已陸續有寧夏、云南、上海等多地對外公示了網貸機構清退名單。這之中,除了自愿退出類,清退名單還包括取締類、失聯類等,其中不乏已經出現問題的平臺。

從監管層面看,網貸備案越收越緊,清理退出乃大勢所趨。在業界關于6月底首批試點備案推出的預期落空后,至今仍未有關于網貸行業試點備案的通知出臺,備案前景并不明朗,監管對此的謹慎程度可見一斑。從市場層面看,平臺分化加速,除了個別頭部平臺外,眾多中小平臺難以吸引用戶資金,生存狀況日趨惡化。從歷史層面看,網貸行業最初在較長時間內都缺乏監管,資金資產端情況難以摸清,存在期限不匹配、收益不匹配、結構不匹配等問題。加上涉及大量公眾資金,P2P網貸監管難度大。綜合種種因素,湖南省整體退出網貸行業也就不難理解。

業內人士人認為,一些地區的“一刀切”并不意味著其他省份也應該采取相同的措施。目前網貸平臺的數量已達歷史低谷。業界呼聲中較為強烈的是,除了繼續出清外,對于其余大部分正常運營的、資金端與資產端匹配的平臺應該得以保留。

事實上,網貸平臺一直以普惠金融服務提供者的角色,參與到普惠金融生態體系中。網貸確實在一定程度上滿足了更下沉人群的投融資需求。因此,對于網貸行業發展良好的一線城市,監管應允許差異化發展,保留業態中的優質平臺,以此促進金融行業多樣化發展。

央行在日前召開的2019年第三季度金融統計數據發布會中表示,將按照3年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風險攻堅戰的統一安排,繼續配合銀保監會深入推進網絡借貸領域專項整治,穩妥有序推進合規網貸機構納入監管的工作,力爭在2020年上半年基本完成網貸領域存量風險化解。可以預見的是,未來一段時間內,監管重心仍將是推動平臺轉型與清退。合規網貸機構納入監管,將促進全行業更加平穩健康運行,對眾多網貸用戶而言,才會有實實在在的安全感。

券商中國是證券市場權威媒體《證券時報》旗下新媒體,券商中國對該平臺所刊載的原創內容享有著作權,未經授權禁止轉載,否則將追究相應法律責任。

本文來自網絡,不代表今日頭條新聞立場,轉載請注明出處:http://www.ysgleh.icu/9349.html

作者: admin

為您推薦

發表評論

聯系我們

聯系我們

13000000000

在線咨詢: QQ交談

郵箱: [email protected]

關注微信
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

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

關注微博
返回頂部
荔枝fm直播赚钱比例